张子枫微博:https://www.weibo.com/zhangzifeng2001
下一站影后,20岁张子枫
9岁被冯小刚称为“天才”
20岁被叫“老戏骨”
她是实至名归
近期电影院最热门的电影,不是大片,而是家庭片《我的姐姐》。
票房突破6亿,预测最终破10亿,是小成本的大胜利。
剧情争议很大,但所有人都在夸奖女主角:演技扎实,情绪饱满。
导演忍不住一次次拉近镜头,让人看清她破碎的情感。
她是新一代小花里的毫无争议的演技派、是新生代最有灵气的演员,今年刚满20岁,她是张子枫。
张子枫微博照
5岁早早出道,作为国民妹妹活在人们印象里的张子枫,这次挑大梁演了个“姐姐”:一个不温顺、不幸福、苦苦挣扎寻求自我的非传统姐姐。
这个角色不似张子枫,也不似过去任何一个角色。从9岁的《唐山大地震》,到《唐人街探案》、《你好、之华》,再到《我的姐姐》,张子枫走的一直是一条朴素的道路,融入不同的人生,从未定性。
在今天这个追求流量的时代,在娱乐圈被诟病“后继无人”的时刻,她不追求流量、不演口水剧,成为被期待的下一站青年影后。
这才是我们对新生代演员的期许。
01
成为姐姐
张子枫扮演的姐姐安然,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长大。她精神上被忽略,肉体上被伤害,父母为了生二胎,甚至要她一辈子装瘸子。装不好不愿装,就换来毒打。
安然人生的每一步都充满痛感。导演给她的人生塞满了一个个留下伤疤的经历:动辄被父母打骂、小时候被姑父偷看洗澡、被表哥当成沙包发泄、高考志愿被篡改......
所以安然拼了命要离开这个家。
但就在她快要成功的时候,父母出车祸去世了,留下一个比她小将近20岁的同胞弟弟——两人之间没有亲情,只有父母巨大差别待遇造成的鸿沟。
于是她又多了一层痛:被亲戚要求在20出头的年纪抚养一个孩子。
观众或许没有跨过安然那么多的坎,但在长时间重男轻女的大环境下,总要一刀砍到了点上。于是安然的表演——张子枫的任务,是给这部电影注入灵魂。
从外部而言,她的表演是细腻的。
调整了走路姿势。一个想要逃的人,走路利落甚至急促,她的迷茫总是落到别处,对自己,她铆着劲往前奔。
调整了呼吸方式。一个心有不甘的人,呼吸清浅甚至怕浪费一口气。
调整了眼神。一个敏感而孤独的人,她的眼神对内蓦然,对外凌厉。
张子枫曾经说,她不会在哭戏时想自己难过的事,那样的情绪不是真的。她的眼泪,必须是为人物自己的痛苦而流。
所以从内部来说,她的表演又是真诚的。
印象最深的是安然在医院遇到一个孕妇,生了两个女儿,为了生儿子还要怀孕。作为护士的郑子枫,好心劝告,说妊娠子痫的孕妇强行生子会有危险,丈夫却选择保小不保大。孕妇快不行了,还和她说,“我是自愿的”。
这是与安然无关的事,但又处处相关。所以她爆发出来,甚至比面对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更激烈,“你们都有两个女儿了,为啥子还要生啊,儿子就那么好吗?”
这一段的每一条,张子枫都哭得撕心裂肺。她说,“开机之后我在那个状态里面、那个世界里,所以自然而然就相信了会那样子,所以倒没有刻意地去表现。”
这样细腻而真诚的表演,所以张子枫能成为姐姐。
03
“我是一个凹凸不平的球”
张子枫有一次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自己不是那种特有个性的人,但可以是个有想法的人。
她自己比作一个凹凸不平的球,没有刺,但保有棱角。
这种小执拗,或许从小就表现出来了。
张子枫小时候
张子枫出身普通,父母都是职员。只是从小表现出演戏天赋,特别爱模仿电视剧里人物的言行举止,便被母亲抱着好玩的态度送去参加了山西电视台的电视节目。
谁知她偏偏就赢得了比赛,更被评委组看好。之后便被家人带到北京,辗转在剧组之间。
在北京谁也不认识,没有好的机会,钱倒是如流水花出去,母亲都觉得太累了,说要不咱回老家吧。张子枫不肯,一定要留在北京,闯出个名堂来。
那时候,她才五岁。
正是这一次的坚持,不久之后一个豆浆机广告找上门,柳暗花明。
在演戏上,她也有自己的棱角。
很难相信,作为童星出道的张子枫,演了几十部戏,却几乎没本色出演过嘻嘻哈哈的快乐女生。
从《唐山大地震》的小方登开始,《心术》里,她身患重病;《璀璨人生》里,她被置换了人生;《幸福绽放》里,她先后被亲生父母和养父母抛弃;《小别离》里,她在父母战争中夹缝生存......
她挑选的大多数角色都不是孩童天真烂漫的本色出演,而是需要一定的理解和技巧。
《小别离》
这些片子,大多都有相当多的哭戏,张子枫也因为哭戏好出名了。但她又很快认识到“哭不长久”,说,“希望以后可以不靠一场哭戏来让大家觉得我演得好。”
这颗凹凸不平的球,在娱乐圈里或许不是那么特立独行,却格外清醒,所以才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
03
演技天才?才没那么简单
提到张子枫不能不提到《唐人街探案》。
虽然戏份不多,但一想到她的笑容,都让人虎躯一震——怎么这么可怕!
思诺的双面表演,让很多观众认识了不一样的张子枫。张子枫自己也说,从这个角色开始,她开始寻找更多内心的东西,而不只是通过感受演戏。
此时的她,才14岁。
恰恰是因为过早表现出来的天赋,离不开张子枫的,自然有天才、老天爷喂饭吃之类的形容。
但这世上并没有那么多天才。
她固然是幸运的。
出名要趁早,9岁那便被冯小刚看中,成为大制作《唐山大地震》中的重要一员,扮演在地震来临之后被母亲放弃的小方登。
地震来临后,她被掩埋在石砖之下,恐惧如影随形。眼见母亲在挣扎之后选择了弟弟,眼泪和泥水混合在一起。灾难之际,她用一种微弱的颤抖来表现极致的绝望,一种让观众揪心挠肺的隐痛。
冯小刚说,“她要是没演好,这部戏就不成立了。”
《唐山大地震》剧照
张子枫凭借这短暂的露脸,获得了那一年百花奖的百花奖最佳新人奖,成为这个奖项年龄最小的获奖者。
《唐山大地震》剧照
这是幸运,也是天赋,但这都不过是地基里最浅薄的一层。
是她的韧劲,把余下填满。
8岁演《龙须沟》,她就能做到二话不说从高处踩空落下。演完她说,“如果有一件事你不让我完成,我绝对跟你生气。就是我不跟你生气,我也得自己生气。”
拍《唐人街探案》那一年,她就认识到,“敬业是每一个人最基本的事情。现在在这个行业里,敬业已经被大家认为是一个最高标准了,但其实它不是。它是你应该做的。”
到了《我的姐姐》,她从呼吸方式到走路姿势都在研究这个离自己真实生活很遥远的人物,“我做不到不真诚的去拍每一条。”
真诚、敬业、负责,很多成年艺人摒弃的东西,你都能在她身上发现。
虽然拍戏辛苦,她也没有放弃学业。去年参加高考前,她正好在录制常驻的《向往的生活》,在节目组放出的花絮里,她把复习当作休息,始终没有松懈。
有人说她身上有“少女感”,我倒觉得那是一种与年龄无关的澄澈。没有被流量时代裹挟,而是一步一步保持自己的节奏,毕竟“红”和“好”,早已不是对等的关系。
眼下,《我的姐姐》成为小成本文艺片的一大胜利。接下来,张子枫还有三部电影等待上映:五一档备受期待的《秘密访客》、和吴磊合作的青春片《盛夏未来》以及《再见,少年》。
所有人都在期待张子枫有一天站上影后的领奖台,相信那天不会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