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日记本:《永远的昙花》评论:4 2015年1月14日雨渐晴 星期三“工资它有脚啊!”作者/悠悠桑林网络中才人辈出,这不,刚巧昨天给女儿背朱自清的《匆匆》,今天就在微信看到了《匆匆•工资》油价跌了,有再涨的时候;房价降了,有再升的时候;官员撤了,有易地再起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工资为什么越来越少呢?——是有人扣了它们罢:那是谁?又用在何处呢?是我们自己花掉了罢:又花到哪里了呢?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工资;但我的口袋确乎是渐渐的空了。在默默里算着,两千多块钱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工资滴在昂贵的物价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扣的尽管扣了,花的尽管花着;扣花的中间,又怎样地无奈呢?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口袋里还剩二三十块钱,工资它有脚啊,轻轻悄悄地溜走了;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于是——洗手的时候,工资从水费里过去;吃饭的时候,工资从米饭里过去;看电视时,便从数字电视的账户里过去;我觉察它去的匆匆了,伸手打电话时,它又从话费里过去,天黑时,我躺在床上,它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向物业费里飞去了。等我清醒过来想和剩下的工资再见,电费又扣除了一笔。我掩着面叹息,但是新发的工资的影儿又将在叹息里闪过了。在物价飞涨的日子里,在工资越来越少的世界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只有受穷罢了,只有叹息罢了;在两千块钱的工资里,除受穷、叹息外,又剩些什么呢?每月的工资如轻烟,被高物价吹散了,如薄雾,被各部门蒸融了;我留着几枚硬币呢?我何曾留着像游丝样的一丁点呢?我赤贫地来到这世界,转眼间也将赤贫地回去罢?但不能平的,为什么我们的工资这么少啊?你聪明的,告诉我,我们的工资为什么越来越少呢?初看一笑,再看叹息,孩子凑过来看,却咯咯笑个不停,特别是其中一句:工资它有脚啊,她觉得特别搞笑,孩子哪懂得如今普通工薪阶层生活的艰辛啊!譬如我,除去住房公积金和不多的奖金,每个月工资虽不止这两千多块,可也高不了多少,从08年实行绩效工资以来的五六年间,物价飞涨,生活成本越来越高,工资却几乎没涨过,于是乎,相对于物价,这是不升反降了。这三四千块钱,要还房贷,要日常开支,要养孩子……时不时捉襟见肘倒成了正常。现在的一千和以前的一百一样的不经用。前几天有喜酒,我没去,托妈妈包了五百的红包,其实算是少了,后来取了一千,还了妈妈,今天“春风行动”又捐款三百,身边马上就没钱了。说起这个春风行动,叫它秋风行动还差不多,不管你愿不愿意,每年都强制性地收刮我们三百元,却不知道这个钱拿到哪里去,派了什么用场。每年报纸上都会登出来,某某单位捐款多少,某某单位捐款多少,于是乎,我们单位每年都荣登榜首……领导们也脸上有光吧!抱怨归抱怨,这日子还要过,不仅要过,还得过得好好的。人活一世,想得太多就不快活,注定简单才能快乐。做上等人,行中等事,享下等福。前二者不甚明了,这下等福却是知道的,无外乎吃喝拉撒睡五样,和一般动物无异,吃得香,睡得着,拉得通,就是有福。傍晚去菜场,碰到同事,问我怎么买这么多,自己做吗?我说当然啊,你不也常在微信晒好吃的吗?今晚照例做了三个菜,青菜,冬笋腌菜,还有葱油鲈鱼,鲈鱼大获成功,在它衬托下另两个菜都挑不起孩子食欲了。煮鱼还是平常的煮法,在水中放了姜,蒜片,还有少许油,料酒,醋,水开后再放进鲈鱼,怕鱼不熟,特意多煮了一会,等鱼起锅后重新热锅,放入油,炒香蒜末,再加生抽料酒等调料,最后才是大把葱末。等这汤汁好了,最后哗的一声浇到鱼身上——“太好吃啦,太好吃啦!”孩子一边吃一边连连赞叹,以前她喜欢吃鲫鱼,但是今晚说鲈鱼比鲫鱼还好吃。好吃,妈妈下次再给你做吧,只不过菜场里经常没有鲈鱼卖,摊主说鲈鱼进货价太高了。这不,今天这条鱼,刚好一斤,20块钱,转眼下了孩子的肚,我几乎都没舍得吃。但见她吃得这么香,我自然比吃了还香还窝心。这也是“福”吧,身为妈妈的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