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狮子一起回家小欲奴 狮子大宝贝今天就要回家了。你现在应该在路上吧,心情一定还不坏。天知道,我是多么想一路同行,然后朝着同一个方向。记得在以前,我只是觉得和你在一起,一切就已足够美妙,我不会在意太多其它。(我承认这是消极的过程主义在作祟)可现在的我真的很想要个结果。你知道吗,你让我变的快要无法识得自己,真的,这个“贪婪”的女人,是谁?我总爱在你家人面前尽力展示“完美形象”,我总是竭尽全力“面面俱到”,我可以不在乎全世界的看法,但我多么希望能得到你家中每一个人的认可甚至点头称赞,因为,我爱你,我多么在乎你,所以我会情不自禁地,爱着在乎着你身后的家人。因为,我懂得,唯有如此,我们才可真正幸福。因为,再没有一种祝福,比来自家人的真心祝福更容易使幸福成真。上次和姐姐电话,你说自己从来不会下厨做饭,这些事由我全权负责因为我“就好这一口”,姐姐骂你犯懒,哪里会有人喜欢做饭。躲在一旁“偷听”的我心花怒放,好想拿过电话告诉姐姐,“我真的很爱做饭给他啊”又怕自己的兴奋过度会吓倒姐姐,好了,忍了。反正自己的勤劳本质已为姐姐所识,估计不多久我的光辉形象就会家人皆知,哈~~好开心!(呃…心机好重~~~)忽然间很想婆婆。(虽然还没有正式嫁入,可我还是喜欢偷偷地这样称呼她)每次想起她,我总会迅速视线模糊,好比现在,我已经无法看到屏幕。记得那次从家返京,我看着车窗外婆婆慈爱的脸和挥动的手臂,几天来和婆婆一起的一幕幕如快放般悉数浮现,我的喉头骤然发紧,眼底的泪腺迅速膨胀,我在心里默念不好,太了解自己对这样的离别素无任何抵抗力。可当时哥哥和嫂嫂都在车里,更何况我多么了解窗外的婆婆一定也是极力控制,断然禁不起我这边“防线”崩溃的刺激,所以我努力强压,可面对眼眶里的巨大压强,一切白费力气,汹涌的眼泪终于得逞…我当时一定很没出息吧,后再见哥哥和嫂嫂都要有“阴影”了哪。你知道吗,每次你打电话回家,婆婆问起我时,我心里的甜蜜多么满溢,因为我能感到她对我的喜爱(事实上,她对我仿佛胜过宠爱,是沾你的光吧,哈~)每当我接过电话,尽管婆婆和我都是那样不善言辞,可短短的只言片语,已足够我被一种幸福感包围,她总爱问我要做什么饭给你,那语气象极了对儿媳的询问,我知道她是怕我们会亏待自己,我还知道她也许会觉得有点放心和安心,因为至少我会全心全意照顾你——这个被她宠坏的儿子,尽管我也许尚缺经验,不够熟练,但放心吧,我会接过您手里的“溺爱”,继续,既爱之,则宠之。又到了关,婆婆在家一定又开始忙碌了。总是这样吧,忙了一,到头来却还是不能得闲。我是多么想以C家儿媳的身份和婆婆一起在锅台前后张罗,或者婆婆只须带我熟悉“工作环境”,待我进入状态她便可安心休息;又或者婆婆是一个闲不住的人,那她便在旁边,略行指挥之事便可,至少不会太过疲累,至少婆婆可以在三十晚上有精力看一个完整的晚会,至少,即使只是放假我们才能回家来帮忙她,可我真的会尽全力付出我的最多。很希望能尽自己所能,让总在忙着的婆婆可以安心地安静地享受一下,休息一下。如果真的正式成为C家媳妇,目前可以改善的状况,也许更多。比如,奶奶一直念叨的大愿望,我们的造人计划(我还可以顺便沾光一下,享受突如其来的爆发所带来的滚烫~~坏女人~)比如,我们再也不会分开这么久,不论去哪里,都有合情又合法的可以一起的身份。再比如,下次再回家时,我们可以不用分开睡了(哈,这个念头好色~,我们可以在你还是个“小狮子”时睡过的床上,小声地偷偷做爱,光用想的就觉得好性感。)再比如…天,好想结婚,就在下一秒。忽然间好讨厌令人抓狂的繁文缛节,结婚为何如此烦琐。可是,我知道,也许,问题出在我这边,我和爸妈的沟通跟不上你我发展的步速。我甚至刚刚才让他们接触到我的毕业就结婚的想法,也许离接受还有一段距离。不过,我已经在努力,我每天都在不停的向他们“灌输”所有的关于你。而他们也已对你开始有好感,妈妈不止一次警告我要彻底撇清自己从前的旧人旧事,因为我必须专心对待你;爸爸得知我在手机里“装”了你便硬要拿来克劲儿瞅了又瞅又是开灯又是老花镜之后连说几个“恩,这体型刚刚好。”,正当我在庆幸好在我当时真的把最瘦的你摄进相机时,爸爸忽然冒出一句“怎么搞的,只能这么大吗?”,我忙不迭地不假思索“哦,事实上,原本比这更大。”(乖乖…天知道,我是在和爸爸讨论手机里存储照片的尺寸问题)我知道,你一定对我做事拖拉的迟钝作风颇有微词,可我真的很卖力,相信我,有些事真的需要慢慢来,我在做了,而且有信心做好。挑剔如我,尚能被你征服,相信若要我爸妈点头,也只是时间问题。何况,面对他们二老,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那天晚上你说现在的你无欲,但有求,有追求。虽然会因为你的前半句小小惊慌(无欲,呃…危机感。)但却为你的下半句感到欣慰和兴奋。很高兴你能有这样的状态,它让我看到一个有斗志,有责任感,勇敢向前的狮子。我爱你。虽然我很迫不及待,但我依旧不失耐心。因为我从未对自己想要的未来如此确定,如此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