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对儿子说:谢谢 梦醒天明 关红是我大哥姨夫佬的儿子,今岁,在附中初三读书,平时活泼好动。他爸爸比我小几个,我认作兄弟;他妈妈比我大几个,按我第二任大嫂的叫法,我也叫大姐。为了关红,两口子从江口来同人打工已多。由于夫妻不和,至今家境还不宽裕。昨天中午,侄子关红在学校和同学嬉戏、打闹。一个平时和他玩的不错的叫吴瑞(化名)的同学,失手一拳打在关红的眼眶上,火辣辣的痛,慢慢的有点肿。关红当时并没有觉得什么。可是另外有好事者却说,“人家打了你,道歉都没有,太欺负人了”。关红在学校对面的卫生室上药的时候想起那些好事者的话,越想越觉得丢了面子,越想心里越不平衡。恰巧此时有两个平时结交的社会青从他身边经过,他就叫住他们,请他们帮自己出出气。中午放学后,在关红的指认下,两个社会青就对吴瑞大打出手,也让吴瑞受了皮肉之苦。吴瑞家长知道后,估计也非常气愤,招呼了多个人来学校准备报复。校方对双方进行了调解,关红的家长也带吴瑞去医院花了500元作了必要的检查。双方约定今天检查结果出来后,由关红这一方将两个社会青一并带来学校保卫科,商量处理结果。今天早上9点钟,我带关红和他妈妈去医院拿脑电图照片,诊断说明书描述吴瑞脑部无异常,我们大家都松口气。关红和儿子是好兄弟。我回来后,儿子关心地问起情况,我告诉没事,并当即表扬他乖,没有给我们当家长的招是惹非。所以我今天对儿子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