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5日 大雨 星期 三 同年同月生,如今难一见 作者/广场有鸟 2014年1月28日下午,我应老杜的邀请,陪同他读高二的女儿子吟对云溪学校几位学生家庭进行调查,晚上写下了以《被想当然蒙蔽的》为题的日记。今天是2015年2月24日,时隔近一年,我再次陪同子吟前往云溪,对6位学生进行回访调查。从8点多到15点多,骑摩托在雨中奔波6个多小时,来去50多公里。晚上躺下来,虽浑身酸痛,却一夜好眠。回访调查还没结束,相关内容留到明天再记,今天记一下一日三餐的情况。早餐在小区出去左拐的小店。这个小店虽然在我来去云溪的路边,但在2014年,我仍然只在此吃过两三次。论其原因,一是品种少,二是味道薄,三是没有我喜欢的空心粉。今天之所以在这里吃,一是时间紧,我不希望子吟空等我太久;二是正下着雨,往城里跑,再出来,得不偿失。一个素粉,加个煎鸡蛋,满满一碗。子吟问多少钱?我说4.5元,和平时的价格一样。子吟大吃一惊,通城的早餐太便宜了!子吟家在上海,读书在浙江。肚子饿了,又要赶时间,加上已经形成了的光盘的习惯,我两三分钟解决了早餐。中餐在方胜平书记家吃的客饭,他的小儿子伟伟乔迁。我是在云水烟怡家走访偶然得知这个喜讯的。和汤夫妇坐一桌。他们是伟伟的舅舅舅妈,也是鸟儿的初中同学。汤对老婆秀珍说,你要求潘广帮忙,就要敬酒啥!秀珍说,潘广,你看你同学几没用,他经常和你在一起,自己不说,硬要我来说,还说是我的亲外甥孙要读书。汤说,你也是潘广的同学,还是女同学,比我这个男同学说话还管用些!我听着,知道他俩半玩笑半当真,也就答应试试。汤敬我,方书记敬我,方书记的两个儿子伟伟浩子敬我,小郎模君敬我。秀珍几次三番站起来敬我。我先回敬女同学秀珍,再回敬汤夫妇,祝他们恩恩爱爱。别看来来去去这么多回合,酒没喝多少,因为我有充足的理由:“下雨呢,我下午还要骑摩托带子吟走访呢。”要不是如此,秀珍一个人就可以醉倒我。中餐本来也可在学校外面的耀先爹家吃。耀先爹曾在学校门卫室工作过半年。11点多,从云溪湖西岸上来,路经他家时,我看到了喜庆的对联和正要点响的鞭炮。我托去做客的学校退休老师丁金龙老师带去礼金。又顺路到三爹家里拜年,探望。午后到李黄昊家调查,看到他家大门上贴的不是春联,而是花甲之庆的寿联。我问银娥娭毑(黄昊奶奶)是不是刚请过客了?她说没有。我说门上还是祝寿的对联呢。她于是告诉我,昨天过的客,爱民不愿做,儿女要给爸爸做。爱民是他老公,很勤劳直爽的一个人,近年身体不好。银娥娭毑是学校寄宿部的员工,2011年春开办寄宿部以来就一直在当生活老师。我补了礼金后,和子吟坐下来。子吟开始问老人一些问题。老人边答,边摆出一些水果零食,还倒出三杯糯米酒。子吟自然不能喝,我几次推辞,还是被劝下了一点儿。酒味道正,颜色金黄,甜而酽。如果不是要继续走访,我肯定会多喝一点。不过,相对于银娥娭毑的酒量,我又怎敢班门弄斧韩家碑拼酒?学校坐落在韩家碑地盘上,这里的五六个村妇曾经喝倒过云溪乡政府的十几个豪勇牛逼的男干部,银娥娭毑就是当时的巾帼英雄之一。晚饭在家里。一起吃饭的还有杜续鹏父女和姜丽民姐妹。妻子做出一桌好菜,可惜和鸟儿同年同月出生如今却难得一遇的杜和姜都不能喝酒。18:06开饭。我们慢慢吃,慢慢聊。吃完后,子吟、姜姐妹都帮着捡碗筷。收拾好后,五个大人继续谈天。19点多,杜二人先告辞,他明天将回上海。剩下的四人继续说了一个多小时。20点多,我叫了开出租的吴师傅送姜丽民姐妹回田东。她们见我要送酒给她们的父亲,说你要给,我们就不走。我几次提起,她们几次劝下来。好吧,鸟儿就给老朋友一次次表达爱的机会吧!鸟儿就安然地得你送的画,穿你送的皮鞋,用你送的皮包,收你送给可可的压岁钱。姜丽民曾在云溪初中教英语,十几年前离开通城,远嫁泉州,现在小孩12岁了。两年前回来过一次,到过我在北门的家。这次回娘家,她看上去比两年前更瘦了。晚饭前,我和可可陪她去康华大药店买胃药时,看到她豆芽般纤细的双腿,真的担心它撑不住她的上身——虽然只有六七十斤!当她们上车后,我和妻子站在路口,目送,挥手,祈祷——老姜健康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