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2日晴朗 星期四 无题作者/印日夕晖和我熟识的朋友都叫我军师,这是朋友在高一时给我取的,慢慢就叫开了.说实在话我蛮喜欢这个名字的.和我的姓名谐音,听起来蛮亲切.新的环境里没人知道我这个名字.大概将是一种珍藏....生活或是打马而过,总会留下挥之不去的记忆.要说,曾经我们都很怀恋.于今大学了,总难找回当初的感觉.这里没有故人,是一个他乡之客的彷徨,生活总是过得很郁闷,闲暇的时候总是会拿出中学毕业照,摸索曾经熟悉的影子,面对着照片仿佛有回到了过去.过去和一群家伙奔跑在篮球场上,肆意的挥汗如雨.依然记得同学站在教室的阳台上面对落日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依然记得我们彻夜长谈理想;依然记得我们披星戴月的到陵园去赶日出;依然记得是一群知交高考后把我送离的县城.回首,发现当初我们都是如此惆怅,总有怅惘的流言,在每一个角落.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