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日记本:《弄花香满衣》评论:4 2011年10月10日晴朗 星期一闹心.心寒作者/香满衣10月7日那天和宿舍的舍友相约一起,下周末去看望阿猪,在QQ上、手机里多方协调商定下周六一起去清远看她,因为我和猪是大学的同桌,而她毕业后又到清远工作,我家在清远,更加深了这一友谊,一起见证彼此的恋爱、失恋、结婚等人生重要时刻,这份情谊自觉与别不同!现在,她失去自己的人生伴侣,人生中最重要的人,这一次探访我是一定要去的,因为其他同学有的在阳江、云浮、珠海、连州等地,作为清远人我负责搞好相应的落脚工作,或住宿或凑点钱什么的都要有个人来牵头。于是一切落实后,回校看一周安排竟发现周末刚好是全国成人高考,我校要做考场。于是马上去找校长请假,他说如果人手没有问题就可以了,然后去找静华问安排,他也说可以安排得下去,可以请假。但今天下午副校来找我,领导来找一般没有什么好事,果不其然,他说由于人手不够,校长让他来和我说,学校人手不足,有几人请假,均不能准假。这样的考试任务我已承担过很多次,知道人手不够是不行,但还是可以协调的,例如高三级,我当年也协调过。但副校的意思很明显,老板都发话了就没有弯可转了。一时间心里堵得慌,不争气的眼泪流了下来。作为一个牵头者,叫齐大家去,然后自己宣布没空,去不了,真是笑话。或许我在领导心目中已沦落成为那种一有考试任务就请假的人,不到万不得已谁会去开这个口,自己怎样工作问心无愧,真的觉得很心寒,顿时心灰意冷,人情冷暧在所谓的原则性和工作面前无关紧要,或许如果我是校长也是这样做,但真的很闹心。领导总爱说,要感恩生活、感恩工作,原来很认同,但是现在,不禁要想,你给了别人什么,要让人感恩?原则性有时就是一把利剑,伤人于有形有影。从前没有这种体会,此刻,被生活教育了,可能我太狭隘,但我不过是个普通人,不可能永远宽广。但是要生存就得工作,就要服从,在生存面前,无论友情、爱情、亲情顿化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