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那句承诺
第五十章 看俺咋收拾你
周镇长很生气,可是,除了抓紧召集会议研究,一时间,他也没有其他任何解决的办法。
张书生刚刚离开周镇长的办公室,镇上的派出所长、质检所长先后到了,他们都是来请示镇长的,因为已经有消费者投诉了酸酸甜甜饮品制造公司制假售假,有销售商到派出所报了案。
正生气的周镇长,见到二位所长来了,也没有吱声。
派出所的孙所长说:“镇长,从目前反映的情况看,初步判断张书生他们在制假售假,书记出门儿学习不在家,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你是党政一肩挑,你就拍板儿吧,你说,俺们是受理不受理、立案不立案?俺们就听你一句话。”
周镇长皱着眉头问道:“你们都说说,要是受理了、立案了,会是个啥说法儿?”
质检所长说:“首先查封停产,然后核查,如果属实,安排整顿,先没收非法所得,再进行处罚,罚款金额最少也是非法收入的一倍以上。”
派出所孙所长说:“立案以后,立即进行侦查核实,如果在属实的情况下,先是拘留犯罪嫌疑人,然后,根据性质、情节和后果,进入司法程序,涉案金额巨大或者性质恶劣的话,再移交检察部门批捕,最后由法院审理判刑。”
孙所长一边说,一边想,对这些事情的处理程序,周镇长应该是清楚的,咋还问哩?
既然镇里的领导问了,两位所长就都如实汇报了。
其实,周镇长只是想,趁机打探打探这两个条线垂直管理部门的处理意见,也好为下一步的有关安排做好准备,他不想让张书生这样的老板,轻而易举地逍遥法外,他更不想在他的治下,发生失控的群体事件。
听完两位所长的话,周镇长晃了晃没有脖子的脑袋,说:“不能急于采取措施,务必先稳住老百姓,暂时不能采取任何措施,防止节外生枝、激化矛盾,目前,绝对不能造成事态扩大。这样吧,你们等待俺的通知,没有俺的命令,你们谁都不能擅自行动。”
两位所长听了周镇长命令式的要求,也意识到了,处理这样的群体性事件,必须服从镇党委的统一安排,必须全力支持和大力配合镇政府的工作。有了周镇长的指示,他们也就有了尚方宝剑,即使那些闹事儿的人们,再报案、再投诉,即使他们的诉求没有得到及时处理和有效处置,即使说不定哪天上边追究下来,前边有周镇长顶雷了,他俩的心里也就踏实多了。
人们都说政府里的主要工作,就是招商和协调,招商是为了完成任务,协调是为了解决问题。
“招商就是喝醉,协调就是开会”,这话一点儿也不假。
两位所长离开以后,周镇长让秘书迅速下了通知,通知镇上的几个公司老板和信用社主任,马上到镇政府参加紧急会议。
工夫不大,信用社的张主任、机械厂的裴厂长、工程公司的拴住、山峰山里红饮品公司的文强、酸酸甜甜饮品制造公司的张书生,就都坐进了镇政府的会议室。
周镇长像是打着呼噜,把张书生他们那个酸酸甜甜饮品制造公司的有关情况介绍了一遍。
然后,周镇长说道:“为了维护稳定这个大局,以酸酸甜甜饮品制造公司的名义,从信用社贷款五十万,用于对销售商和消费者的损失赔偿,咱也不能让张主任为难,你们三个企业看看,谁愿意提供担保,当然,咱也不能让担保人吃亏,等酸酸甜甜饮品制造公司的土地证办下来,就用土地抵押置换了担保,或者是用土地给担保人提供反担保,咋样啊?”
在招商的过程中,在辖内企业融资的时候,镇政府经常和簸箕家的一样,隐瞒一些当地的不足,夸大一些有利的条件,也有时,像茹梅娘安排孩子换亲一样,搞搞“拉郎配”。
张书生转动着眼珠,悄悄扫了一圈儿,除了周镇长抬着嘴巴儿环视着大伙儿以外,其余的人都低头不语。
会议室的气氛很沉闷。
“你们都说句话呀,不管咋样都该有个态度吧?”
周镇长边一说,一边玩弄着手里的一次性碳素签字笔。
他手里的签字笔,就像孙悟空手里的金箍棒,在中指和食指间不停地转动着,偶尔与桌面碰一下,发出“咔咔”的声音。
沉寂了好大工夫,拴住说话了:“俺的建筑公司规模不大,实力也小,俺有心帮忙,可是,俺还担心,张主任看不上俺的公司哩,张主任,您说是不是啊?”
张主任心里跟明镜一样,他知道,这几个不大不小的公司老板,哪一个担保五十万贷款,都应该还是没啥问题的,可是,从今天的阵势看,明摆着他们都是不想伸手救援。
张主任突然听到拴住正在问他,他连忙点头说:“啊,啊,啊。”
和茹梅那个远门结巴叔一样,信用社张主任说话磕磕巴巴,只不过不是“啊啊”起来就没完没了,这个张主任,非常圆滑,谁都不想得罪。
张主任的“啊啊”声刚刚落地,文强说话了:“周镇长,俺村的山里红饮品公司,虽说也是刚刚起步,可是提供担保还是没问题的,只是俺们的公司章程规定,对外负债或者是对外提供担保,都要召开全体股东大会进行表决,不仅需要控股的山峰集团总部同意,而且,俺们村里的集体股东,尤其是村民股东也要全部同意才行。周镇长,有些情况,俺不说您也知道,俺琢磨着,要是给别的公司提供担保,村民股东们可能会同意,可是,给酸酸甜甜制造公司提供担保,俺村的那些股东们估计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文强说话的时候,声音和语气里含着些许愤怒甚至是蔑视。
周镇长听了,忽然意识到,今天通知李文强与会,确实多多少少有些不妥,因为,他也知道那年张廷轩报案的事,他也知道这个张书生,真的有可能强奸或者是猥亵了张廷轩的婆娘,他也听说了,张廷轩的那个婆娘,最近又回到了李文强的身边。
周镇长看着文强,轻轻点了点头,点头的时候,下巴底下的肥肉又增添了一层褶子。
坐在旁边的张书生,听了李文强的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在这种落难求救的场合,他也不好说啥,他恨恨地想,真是“虎落平阳遭犬欺,落架的凤凰不如鸡”。
三个公司的老板,只剩下机械厂的裴厂长没有表态了,他正在低头思考怎样拒绝。
裴厂子没想到,周镇长直接点名了:“老裴啊,你担保咋样啊?就剩下你一个人了,你还没表态呢,说说吧。”
这个裴厂长,本来说话就有个结巴的毛病,遇到紧急情况就更结巴了:“周、周、镇长,俺姓、姓裴不假,俺也、也不能老赔,他、他们开业以前,俺担、担保的贷款,还、还没还清,你、你不能薅、羊毛,就、就薅俺这一、一只羊、羊羊的吧?”
周镇长一听,把手里的签字笔,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
“我说老裴呀,你可不要忘了,机械厂也有镇政府的集体股份,对机械厂来说,政府是爹,银行是娘,天底下哪有爹娘坑害自己孩子的?反过来说,当爹当娘的有难处了,孩子也不能袖手旁观,你说是不是?”
听了周镇长打的比方,结结巴巴的裴厂长,嘴巴张开又合上,合上又张开,忙乎了半天,也没说出半句话来。
“这样吧,裴厂子,你们机械厂,再给酸酸甜甜饮品制造公司当一回保人,要是贷款到期还不了,镇政府给你兜底儿,你要是信不过,今天这次镇长办公会结束以后,给你形成一份会议纪要,一旦他们找你这个保人偿还贷款时候,你就拿着红头文件来找镇政府,到时候直接找俺。”
肥肥胖胖的周镇长,非常果断地拍板儿了。
裴厂长听了周镇长的安排,觉得还是这样好,这样,到时候,他们厂子就拿着会议纪要这个红头文件,来找镇政府、找周镇长,俺们铁厂不能总当这个冤大头,到时候,说啥也不替这个张书生的公司履行偿还责任了。
可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不变的衙门常换的官员,裴厂长又担心,到时候,如果周镇长调走了,新上任的镇长要是新官不理旧账,俺可咋办?可是,这样的话儿,当着周镇长的面儿,没法儿说出来。
周镇长说完话以后,瞅了瞅愁眉苦脸的裴厂长,然后,又轻轻瞥了一眼喜形于色的张书生。
周镇长心想:这个一肚子坏水、俩腿不齐的家伙,坑害了百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再坑了政府,你他娘的先高兴一会儿吧,等安抚完了老百姓,看俺咋收拾你!

刘风旗,笔名家东家西,工薪阶层,业余时间喜欢阅读和写作,曾在《杂文报》等报刊发表过多篇文章,创作过长篇乡土小说,曾经自娱自乐自建平台自己发表自己的作品。
江北文学
关于赞赏
1.一周内阅读量100人以上,赞赏金20元以上(不含20元),作者可得百分之六十
2.一周内阅读量500人以上,赞赏金30元以上(不含30元),作者可得百分之八十
作者10天之内,主动联系平台,过期不联系视为支持平台运作!谢谢!
关于投稿
★★投稿格式:作品题材+作者姓名+作品题目。附件发生活照片一张。★★作者简介格式:姓名、笔名、微信名、通讯地址、电话、文学创作成果等。
★★投稿邮箱:361899772@qq.com
★★从本月1日开始,本刊特举办已刊发作品阅读量比赛,每月一次,以当月所发作品参赛,第一名作品阅读量超过千人,奖20元,第二名作品阅读量超过五百人,奖10元,月底公布名单并发放奖金。
关于我们
总编:木杉 策划:小白主人
文学总监:牛兰学
副总编:筱汐(古诗词)
副总编:雪之梅(散文)
副总编:蓝天白云(现代诗)
文学顾问:笑神清风 杨功夫
古诗词主编:筱汐
现代诗主编:蓝天白云
散文主编:雪之梅
书画主编:顾祖华
小说主编:老刀把子 可行(武汉交)
技术指导:石明
特约主播:祥云 聪慧
编委会:小白主人,雪之梅,老刀把子,可行、顾祖华,蓝天白云,, 祥云,蕙质兰心,Miss秋
中国-江北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