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那句承诺

第三十章骂得越来越难听了
站在条石旁边的廷轩、文强,几乎同时听到了山杏的喊嚷。
张廷轩很生气,可是,又没有办法公开澄清,也不好意思当众解释,更不知道咋开口解释。
文强心里也在悄悄责怪山杏,这样的场合,哪能用这样的方法去诋毁别人,但是,文强也不好多说啥。
人们没想到的是,人们的议论和山杏的一顿喊,却惹恼了廷轩他娘半仙儿。
在人们嗡嗡嘤嘤议论的时候,半仙儿扭搭着屁股,去了台前,她恼恨人们造谣,说他家廷轩得了脏病,她觉得,造谣的人没安好心,不想让她家廷轩再讨婆娘,就跟咒她们家断子绝孙没啥区别。
半仙儿迈着高频率的小碎步,来在了条石旁边,双手掐腰,怒气冲冲地开了骂腔:“是哪个有人生没人养的东西,糟蹋俺家廷轩?俺家廷轩找不找小姐,你看见了?俺家廷轩得没得脏病,你是咋知道的?你是跟俺廷轩睡过了,还是咋样了?你们咋不说说自己偷人养汉的那些丢人事哩?”
半仙儿的话,骂得越来越难听了。
“一帮大闺女养活的,一群骚货、烂货!闲着没事儿,瞎编排俺家廷轩,一个个全身长疮流脓!一个个烂嘴烂舌头!一个个不得好死!”
气急败坏的半仙儿,呀呀切齿大声地咒骂起了那些议论张廷轩的妇女们。
议论纷纷的声音已经停下来了,人群里变得鸦雀无声了。
山杏气坏了,她真想冲上去,把半仙儿拉下来,拉她个跟头趔趄、摔她个头破血流才好,可是,有拾金子拾银子的,没有拾骂人话的,何况,老支书和镇上的领导都在现场,她努力压制了压制自己的愤怒。
村民们的表现,尤其是半仙儿的怒骂,让一开始还觉得挺光彩的老支书,实在有些无地自容了,他看了看身边的周镇长。
周镇长一脸的严肃,两条眉毛都快拧到一块儿了,显然,镇领导对会场上乱哄哄的现场和村民们的状况,已经非常不满意了。
老支书问:“人都到齐了吗?“
“到齐了,根儿爷。” 负责统计与会人数的蒸笼回答。
“人到齐了,为啥不早点报告?”根儿爷只能用对蒸笼的不满,来安慰镇长的不满了。
老支书根儿爷站上条石,扭脸对着半仙儿说:“行了行了,都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下去坐着去吧!”
根儿爷说完,也不理睬半仙儿,就打开了麦克风的开关,对着话筒“噗噗噗”地吹了几下:
“大伙儿静一静、静一静。”
“现在开会啦,一五得五、一五一十地说,对咱们村的这次选举,啊,镇上的领导高度重视,啊,精益求精,常抓不懈。周镇长在百忙、千忙、万忙里抽身出来,亲自来了,下面请周镇长做重要讲话,做重要指示,大家呱唧、呱唧。”
几声稀稀拉拉的掌声过后,周镇长登上了条石,站在了麦克风跟前儿。
周镇长清了清嗓子,说:“乡亲们、同志们,为了进一步加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民主建设,为了取得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双丰收,疙瘩村村民自治委员会,在经过村党支部支委会酝酿以后,经过镇政府报请县政府批准,同意设立了!”说完这句话,周镇长自己举起双手拍了俩下,
“下面,我宣布,疙瘩村村民委员会委员和村委会主任选举大会现在开始。”
短短的几句话,周镇长由于过度肥胖引起的粗重喘息声伴随始终,离得近的人们听着这位镇长像是在熟睡的呼噜声中讲完的。
对周镇长的讲话,人们没有多大的兴趣,其实,人们都在等着盼着,看看张廷轩和李文强他俩,今天究竟谁能够当选。
半仙儿白了一眼老支书,撇了撇嘴,扭搭着屁股,回到了台子下边,站到了人群的旁边,脸色煞白,仍在生气。
可是,从他娘一开骂腔的时候,张廷轩就开始担心了,他担心她娘的一顿数落,会影响他的选票。
张廷轩心里直叫苦:俺的亲娘呀,你老人家别把俺的好事儿给搅黄了,那样的话,俺那白花花的银子岂不白花了?
选举大会进入了正式议程。
拍着双手的根儿爷又登上了条石,大声地说道:“感谢领导的重要指示,领导的讲话很重要,很必要,很简单,很明白,下面,开始选举村民委员会,在大伙儿投票前,先按照抓阄的顺序,由候选人先说道说道当选以后咋个干法儿,今天准备上台说道的人拢共有三个,他们是王铁柱、张廷轩、李文强,一会儿等他们说道完了,大家伙儿就投票,下面开始那啥,开始那啥。”
根儿爷突然想不起来“竞选”俩字了,他想起来的词是“让候选人说道说道”,他在说第二遍“开始那啥”的时候,扭脸看了看身后的周镇长,周镇长不耐烦地说道:“开始竞选!”
老支书根儿爷也跟着说了一句:“开始竞选。”然后,就走下了条石。
第一个登台的是王铁柱。
站在条石台上的铁柱信心满满。
铁柱的穿衣打扮,和平常上山干活儿的时候一样。
他张嘴就说:“乡里乡亲、兄弟爷们儿,姊妹娘们儿,俺想当村长,不为别的,俺就是想给全村的老老少少多办好事。俺要是当了村长,俺保证让不孝顺的小子媳妇变孝顺,让吵架打仗的两口子搞好团结,让家家户户不招贼、让地里的庄稼、坡上的果树不让羊啃,俺保证俺不多吃也不多占、不沾公家的一点儿便宜,俺保证一不怕苦二不怕累,这些年大伙儿也看见了,只要是村里需要俺,只要兄弟爷们儿家里有个红白喜事啥的,不管是啥事,也不管俺自己家里有没有大事小情,俺都一门心思去跑去办,别看俺家的日子跟大伙儿一样也不富裕,要是日子好了,俺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先富起来,实话实说,俺就是先公后私、大公无私的这么个人儿,俺婆娘也不会拽俺的后腿儿。俺说完了。”
铁柱简单实在的话,得到了不少人的点头认可,可是,他的一句“婆娘不会拽后腿”引起了一片笑声。
第二个登台的是张廷轩。
在人们的笑声中,张廷轩走上了条石。
今天的张廷轩,与往常出门跑业务的时候一样,穿了一身西服,脚下的一双皮鞋,擦得锃亮。
张廷轩从裤子兜里掏出来几页折叠了的稿纸,哆哆嗦嗦地打开了。
“咳咳”两声,张廷轩清了清嗓子,念起了事先写好的稿子:“沐浴着改革开放的阳光雨露,在浩浩荡荡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我们迎来了非常重要的历史时刻,在这个充满希望和诗意的日子里,我愿意带领大家做时代的弄潮儿,共同书写生活的辉煌。”也不知道廷轩从哪儿抄来的,人们听着,有的像是电视新闻里的词儿,有的像是学生课本上的词儿,台下有不少人没有听懂张廷轩的开场词。
“夜半三更盼天明,寒冬腊月盼春风,如果我当上村主任,我有决心、有信心、有能力、有条件,为人民群众送春风,为全村百姓送光明。兢兢业业做好事,勤勤恳恳服好务。”
人们听着,又想起了像是哪首歌里的歌词,又有些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张廷轩这是究竟在说啥。
老支书根儿爷听了,心里有些恼火,他想,都他娘的解放了六七十年了,你张廷轩盼的是哪门子天亮!要的又是哪门子光明!半仙儿张廷轩这娘儿俩,真他娘的是阶级敌人!
老支书不由得扭脸看了看周镇长,周镇长耷拉着眼皮,拉着长脸,撅着厚厚的大嘴唇,撅起的嘴唇跟个拴驴的木头桩子似的,一副不高兴的表情。
老支书又看了看台下的人们,大家已经几乎没有人在听张廷轩讲了,又和会议还没开始的时候一样,三三两两,交头接耳了。
张廷轩在台上,自顾自地念着,台下的人们窃窃私语起来:“张廷轩是不是真像刚才山杏说的那样?”
“刚才人家柱子说绝对不让自己先富起来,张廷轩却是咱村第一个富起来的人。”
“他富起来也是剥削的咱们的男人们,给他打工都要起早贪黑的。”
“要是他当了村长,还不成了周扒皮?”
在人们呜呜泱泱、嘤嘤嗡嗡的说话声里,张廷轩终于念完了最后一句话:“以上是我的竞选报告,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台下只有拴住、小馒头几个人鼓了几下掌。
最后登台的一个,是李文强。
文强穿着一身已经泛黄了的绿衣服,最后一个登台了。
文强说道:“乡亲们,俺提个问题,大家都想一想,为啥咱村的小伙子都为讨婆娘发愁?为啥人家外村的闺女都不愿意嫁到咱们村?原因就是一个字:穷!咱们村祖祖辈辈坡上都种着山里红,可是,这些果子当不了主食,也换不了多少零花钱,今年,镇上又给咱们无偿下拨了改良山里红树苗,俺想,咱这里没有铁矿,也没有煤矿,可是,有能浇上水的土地,有漫山遍野的山里红,咱不能总是这样守着土地果树,却年年一个样儿,家家户户都受穷,俺想,在老支书的带领下,把全村人团结在一起,靠咱们自己的双手,努力打拼,摘掉咱村的穷帽子,把咱村真正建设成小康村、文明村。大家都知道,俺办了个养鸡场,本来俺是想让大家入股分红的,可惜,遇上了鸡瘟,养鸡场推平了,不过,请大家相信俺,从哪儿跌倒,俺就从哪儿再爬起来。俺寻思了一个计划,第一步,先组建山里红合作社,从幼苗开始,就统一管理技术,统一灌溉,争取多收果子,等结了果子,再统一收购,统一销售。第二步,俺想,想办法开办山里红加工厂, 把祖祖辈辈发不了财的山里红,变成咱们的摇钱树,俺想,如果加工厂办起来,就让家家户户当股东、做老板,争取用最短的时间把咱村建成富裕村、小康村,让所有的大人都不再为小子讨婆娘发愁犯难,第三步,想方设法改变村里一些不好的风气,解决子女不孝、邻里不和等不文明、不和谐的问题,树起一个好的村风,让别的村里人也羡慕咱们村儿。”
李文强的第一句话,就强烈地抓住了大家的注意力,会场上,很快就变得异常寂静了。
人们禁不住跟着他的话,思考了起来。
文强讲得朴实,说得实在,深深地触动了大家的内心,引起了台下人们心里的强烈共鸣。而且,文强的思路和气魄征服了许多人,更多的人被文强描绘的前景吸引了。
“改良山里红树,挂果子还需要三两年的时间,可是,现成的山里红果树,咱们现在就有,俺想,三步并作两步走,山里红合作社运行和筹办加工厂同步启动,等到今年种植的山里红挂果的时候,加工厂再扩产增量。只要大家心往一块儿想、劲儿往一块儿使,只要咱们大家跟着党的号召走,脱贫致富奔小康,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梦想,就一定能够实现!”
“最后,作为一名退伍军人,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俺当着全村乡亲们的面儿,郑重承诺:咱们村贫穷落后的面貌,要是三年之内没有一个大的改变,俺自动辞职,三年之内,要是大伙儿啥时候发现,俺干不了或者是谋私利,都可以随时罢免俺!”
文强的话,像是打桩的油锤,句句有力,掷地有声。
山杏听了,悄悄竖起了大拇指。
茹梅听了,也暗自佩服,竟然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换亲的事儿。
张廷轩听了文强讲的这些话,撇起了嘴,要是没有他那半边脸挡着,弄不好,他会把嘴角撇到西山坡上去。
张廷轩低声地自言自语:李文强呀,李文强,你可真够能吹的!(未完待续)

刘风旗,笔名家东家西,工薪阶层,业余时间喜欢阅读和写作,曾在《杂文报》等报刊发表过多篇文章,创作过长篇乡土小说,曾经自娱自乐自建平台自己发表自己的作品。
江北文学
关于赞赏
1.一周内阅读量100人以上,赞赏金20元以上(不含20元),作者可得百分之六十
2.一周内阅读量500人以上,赞赏金30元以上(不含30元),作者可得百分之八十
作者10天之内,主动联系平台,过期不联系视为支持平台运作!谢谢!
关于投稿
★★投稿格式:作品题材+作者姓名+作品题目。附件发生活照片一张。★★作者简介格式:姓名、笔名、微信名、通讯地址、电话、文学创作成果等。
★★投稿邮箱:361899772@qq.com
★★从本月1日开始,本刊特举办已刊发作品阅读量比赛,每月一次,以当月所发作品参赛,第一名作品阅读量超过千人,奖20元,第二名作品阅读量超过五百人,奖10元,月底公布名单并发放奖金。
关于我们
总编:木杉 策划:小白主人
文学总监:牛兰学
副总编:筱汐(古诗词)
副总编:雪之梅(散文)
副总编:蓝天白云(现代诗)
文学顾问:笑神清风 杨功夫
古诗词主编:筱汐
现代诗主编:蓝天白云
散文主编:雪之梅
书画主编:顾祖华
小说主编:老刀把子
特约主播:祥云 聪慧
编委会:小白主人,雪之梅,老刀把子,顾祖华,祥云,蕙质兰心,Miss秋,蓝天白云
中国-江北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