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游击队---从支持到弹劾
艾奥瓦州也叫爱荷达州。地名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自美国建国以来,就一直是美国的粮仓。在这里,人民享受着富足和安逸的生活,大面积的农耕种植使得这里的农民生活非常富裕,特别是和中国建立友好关系以来,日子过得更加十分的随性。
但是艾奥瓦的农民随性却并不随意。特别是在总统竞选方面。他们并没有一贯支持的政党,共和党也罢,民主党也好,他们看重的是这个竞选人能否给他们的农业带来新的增长点。这个就像华尔街总是会支持金融总统,底特律会支持工业总统。农业虽然是美国的一个极为重要的产业,但却无疑在影响力上比不上金融和工业制造。所以,艾奥瓦州的农民只有团结才能拿到自己想要的话语权。所以,他们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团结的。
吉姆一直想相仿当年毛爷爷弄一个农民调查。为此他在中国还特意去了江西的寻乌。只是到了寻乌他才明白,这里的农村和美国的农村完全不是一回事儿。经过大漠的指点他才明白。当年毛爷爷弄农民运动调查,是因为当时的中国还处于绝对的农耕社会,农民是当时中国社会的基础,而美国,现有的工人阶级才是美国社会的基础组成。所以,想要在美国展开革命运动,工人才是主体。这就叫国情不同,时势相易。
但是回国后的吉姆还是想了解一下农民的心思,在他看来,尽可能的团结一切力量不也是毛爷爷思想的精髓吗?所以,当大漠一到纽约,吉姆就和大漠一起前往艾奥瓦州首府得梅因。
得梅因东边五十公里处的小城牛顿,拥有一个非常标准的赛车场,这是大漠相当感兴趣的,而小城牛顿也是重要的农业城市,四周阡陌交错,沃野四布。很多农场主在闲暇时光都会集聚在这小城,或喝酒,或赛车,日子过得相当的逍遥。
一下车,大漠就去了赛车场考察跑道,吉姆则走进一家酒吧。爱荷达州虽然属于美国的中部州,但地理上更靠近西部。所以在这里喝酒的农民还是习惯于一身牛仔的打扮,一个个穿着背带牛仔,带着宽边牛仔帽。这让吉姆有些恍然回到过去的感觉。
“嘿,你是纽约来的?我叫汤姆。”吉姆还没有坐定,就有一个花格子衬衫的大汉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啪”的一声,放了一瓶啤酒在吉姆面前。
“纽约的小子,来喝了它,跟我们说说特朗普的大楼是怎么着火的。”汤姆不等吉姆搭话,就哈哈大笑起来。看出吉姆是纽约来的并不奇怪,这里的人大多牛仔打扮,一个在华尔街干过的人很容易就会被别人看出他的与众不同。西装革履,一丝不苟,微笑的表情中总是露出一丝装出来的高雅,吉姆至今还保留着这些痕迹。
“特朗普的大厦着火?哈哈,老兄,我怎么知道?”吉姆也应付着笑了。心想,这些农民还真的很可爱啊,难道我是一个纽约人,就一定知道特朗普大厦为什么着火吗?
“你不知道,我可知道,我听说这一次是联邦调查局去大厦偷东西,结果被发现了,双方发生了交火,,,最后,那个偷东西的被打死了。这才引发了大火。”汤姆说罢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真的假的?”吉姆故作惊奇。其实对此吉姆是知道一点内幕的。眼下的美国,中情局归顺特朗普,联调局还控制在民主党手里,双方如今势同水火,真要是跑去特朗普大厦找点对特朗普不利证据啥的,倒也不奇怪。这一段时间,克林顿夫妇很是消停,不再在公共场合做出对特朗普不利的言论,据说就是因为上一次克林顿夫妇家失火,一个保险柜被消防队员弄走了。如果本次他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倒也不算离谱。,只是这些远在艾奥瓦的农民怎么知道?
“当然是假的,”不等吉姆想明白,汤姆自己就否定了自己的说法。“不过,这个老家伙也应该被火烧,只是烧的不够狠,等老子哪天有空了,一把火去烧了他白宫的老窝。这个狗娘养的。”汤姆一边骂,一边把酒瓶放到自己嘴里,咕咚咕咚的又喝了起来。
“哦,老兄,我可是听说你们艾奥瓦州当初投票给了特朗普,他当上总统,你们可是出了大力的。”
“嘿,兄弟,你就别说这件事了,现在我们都后悔死了,兄弟们,你们说,选特朗普那个老乌龟做总统,后不后悔???”说着,汤姆大声的对周围的酒客们问道
“后悔死了。”周围一叠声的回答。
“哦,为什么呢?”吉姆问。心中暗想,自己这一趟看来是走对了。
“这个不是很明白吗?当初奥巴马说要对我们农民好,我们就选他,后来特朗普说要为我们农民当家作主,我们当然也就选他了。希拉里那个婆娘一向看不起我们这些农民,我们当然不能选她。没想到,奥巴马骗了我们,这个特朗普他妈的也在忽悠我们,眼看着我们今年就要连啤酒也喝不起了。我们不反对他反对谁?”汤姆说得有些语无伦次。
“特朗普骗了你们?”吉姆故意问道
“难道不是吗?当年,中国的大领导来咱们艾奥瓦州,嗯,就是去了那个金伯利农场,哇,签下了好大一笔单子,我们这些人跟在后面,扩种了那么多的大豆玉米,这几年终于过上了好日子。可是没想到,今年我们的耕地都已经翻好了,眼看就要播下种子,这下好了,特朗普这老小子挑起了贸易战,你说我们今年这个大豆是种还是不种呢?”
“是啊是啊,特朗普这家伙害苦了我们,大家都在犹豫着今年这个大豆种子是不是要下地呢?”一旁另一个人插话到。
“可是,这是中国人对我们下达的贸易反击措施啊。你们不去恨中国人,为什么要恨特朗普呢?难道他不是为了美国好吗?”
“哼,你这小子,果然是纽约来的,我们为什么要恨中国人,贸易战是特朗普挑起来的,难道不许人家反击吗?这就像在我们艾奥瓦的乡村,谁要是敢偷我家的大豆,难道我就看着他偷不成?老子不拿枪崩了他就算是对他客气了。再说,正是当年中国和我们签订了这些订单,我们才可以获得如此丰厚的回报,如今特朗普想要利用我们作为筹码来换取他在其他方向上的利益。这就是拿我们农民的利益不当一回事儿,他跑去舔以色列人的屁股,跑去舔军工资本家的屁股,跑去舔制造业资本的屁股。这些我们都可以不怪他,可是他不能因为要去舔这些人的屁股,就在我们的屁股上踢一脚。当初我们真的是看错了他,还以为他可以帮我们说话呢。”
“哦,那你们准备好怎么对付这家伙了吗?”吉姆问
“怎么对付?如果我要是议员的话,我就对他提出弹劾,让他马上下台滚蛋。”汤姆大声的说。
“汤姆,你准备竞选议员吗?我们支持你!”周围的人一边说,一边哄堂大笑。
“老子要是有这个钱,竞选就竞选。谁他妈的不知道这竞选就是在烧钱,老子今年的大豆种子都是借钱买的,哪有资本去玩这烧钱的游戏。”
“那马上就要进行中期选举了,你们还准备支持共和党吗?”吉姆接着问
“你问问兄弟们,他们选不选?”
“不选!”周边一叠声的应和。
“那你们准备选民主党吗?”
“不选!”周边又是一阵齐声的应答。
“那你们准备选谁呢?”吉姆再次问
这时候,周围包括汤姆突然间都沉默了下来。是啊,民主党骗了他们,共和党也在骗他们,他们应该选谁呢?这个问题他们还真的没有想过。无论选谁,这些资本家的代言人都不会为农民说话,都在牺牲老百姓的利益来满足资本家的私欲。说实话,在美国如今的体制下,他们没得选择。两百多年来,民主,共和,双雄并峙的局面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这两个政党都已经沦为资本的工具,而不是民众的代言人。经过两百多年的演化,其实这两个政党已经没有啥区别了,对于老百姓来说。
“如果现在出来一个新的政党,一个专门为老百姓说话的政党,那么你们会怎么选择呢?”吉姆试探到。
“哈,你开玩笑吧,谁要是敢脱离两党搞竞选,就不怕出来个疯子一枪崩了他?在咱们美国,其他不好弄,就是枪多。”说着,汤姆一摸自己的腰部,一直锃亮的左轮手枪就掂在了自己手里,周围的农民呀哈哈大笑,纷纷掏出自己的武器,炫耀式的看着吉姆。
吉姆倒也不害怕,反而问道“既然咱们有武器,何不推翻着个万恶的资本社会呢?”
“嗨,你小子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我们的家伙打打偷大豆的贼还好使,对付人家的飞机坦克?做梦去吧。”汤姆一想到这,不由得自己也有些丧气,颓然的把枪插进自己的腰部。周围的人也颇感扫兴,收起武器,继续喝酒。
“我可不这么看,汤姆兄弟,只要有人敢于不怕牺牲,带头出来走出两党政治,脱离资本家的控制,那么我们的民众,也包括你们,难道连支持的勇气都没有了吗?”吉姆挑逗到。
“我们倒是想有着和中国人一样的勇气站起来和特朗普大战一番,可是我们真的做不到,如果有这样的人出现,我们一定支持。把他选上议员,选上总统。让特朗普这个老家伙住进牢房。”汤姆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有些无精打采,因为他认为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人出现。即便有,也会在将来被资本家收买过去。
“好,你们既然羡慕中国人的勇气,恰好,我有一位中国朋友也来到了此地,我介绍给大家认识认识,让他给你们说说中国革命的经验和历史,如果大家愿意听,并真的敢于为自己的利益做出努力,那么你们必然会看到一个光明的未来,一个属于你们,属于普通美国民众的未来。他,是一位很厉害的中国人。”吉姆这边刚刚说完。大漠就推开酒吧的玻璃门,走了进来。
阳光照在大漠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居然也戴上了一顶西部的牛仔帽,高大的身影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身后居然还跟着一群尖叫的姑娘,看来他刚在在赛车场上一定收获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