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如松 时间:2014-04-15 15:20
对与错
乌克兰局势发展至今,为普大帝雀跃欢呼者有之,为西餐馆垂头丧气者有之。雀跃欢呼者一边艳羡普大帝的强人风采,一边悱恻中餐馆的弱势外交。而垂头丧气者一边慨叹百年帝国不敌于野蛮毛熊,一边嘲笑千年巨龙软弱如叶上毛虫。孰对孰错,谁弱谁强,可谓众说纷纭,轩轾难辨。
就是在楼主说出普大帝其实有些过火了之后,也收到很多朋友不同意的见解,有从俄罗斯历史说起的,也有从普大帝个性说起的,总之一条,普大帝的强势风格很是俘获人心,收了克里米亚不但毫毛无损,就威望日增,有朝一日再把乌克兰全境收入囊中,也是不在话下。
但,楼主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这一次,或许普大帝真的在玩火,又或者,普大帝已经不得不玩火。 乌克兰入不入欧?这本来是俄欧两家博弈的事儿,其实你来我往的,今天你进一步明天我耍一刀,蛮有趣的。伤和气不伤感情。亚努科维奇的两面三刀其实也不过是在配合俄欧的矫情在卖萌拿好处罢了。这件事的严重后果默大妈没想到,普大帝没想到,处在漩涡中心的亚努科维奇更没有想到,本来过家家过的挺好的,但西餐馆横插一脚,让游戏规则发生了变化。
起初,大伙儿都还没有当做一回事儿,还在按部就班的按照既定的过家家程序在玩,但愈演愈烈的街头政治首先让敏感的欧猪们感到不对劲儿,这才达成了二月份的和谈协议,这是欧猪们想尽快结束这件事儿的表征,因为那个时候普大帝并没有这个资格达成这个协议,只有欧猪有这个能力。可惜迟了一步,西餐馆已经占了先手,于是一个混乱的乌克兰不可避免的出现了。
亚努科维奇逃跑之后,让普大帝找到了占领先机的机会,克里米亚不出意料的发生了反水回家的浪潮。这个时候,普大帝还是占有先机。因为克里米亚这个筹码已经足够大了,大到了普大帝完全可以利用这个筹码和欧猪们做一单买卖。
但普大帝壮志雄心,一口气吞了克里米亚,或许是宿命,或许是必然,大毛的黑海情结让普大帝做出了这个可以说是有点疯狂的举动。但问题是,大毛真的离得开欧洲么?答案很显然,离不了。
双边的经济能源乃至军事安全往来是密不可分的,没有欧洲的市场,大毛以后单靠脚盆和中餐馆是吃不饱饭的。在新能源愈来愈近的情况下,不抓紧把手中的天然气和石油换成实实在在的财富,那是一种愚蠢的举动,而普大帝很显然是因为克里米亚这块太过诱人的鱼饵而上了西餐馆的钩。
假如单纯一个克里米亚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毕竟,在战术战略导弹满天乱飞的当代,黑海原有的战略意义其实已经被弱化了很多,所以,欧洲或许会咽下这口气。但多诺米骨牌效应注定了这是一场刚刚开始的游戏。 看过动物世界的同学大都知道,一条巨蟒要是在受到刺激或攻击的情况下,会反刍出肚子里的食物,因为这有利于它的逃跑或攻击。而俄罗斯现在其实就是那条吞进巨大食物的巨蟒,且回吐不得。克里米亚尚未消化,但顿涅斯克又送到嘴边,是诱惑更是陷阱。
吞下去,必然会引起欧洲的绝望,二战前的英法绥靖政策造成的痛苦还未淡去,这次,不把事情灭在萌芽状态,不要说欧洲的政治家,就是欧洲的普通民众也不敢掉以轻心。谁都不希望世界大战再一次在欧洲这块饱经战乱再次爆发。那么俄欧的对抗就不可避免。原本想要息事宁人的默大妈和她的盟友们只有挥起制裁的大棒,让俄罗斯承受不可承受的经济之痛。以求达到目的。 从这里说,普大帝已经再一次失去先手。
有着克里米亚的榜样,东乌克兰的亲俄势力就不会轻易善罢甘休,这其实造成了普大帝的骑虎难下。 再者,要是东乌克兰真的落入俄罗斯之手,这其实也是中餐馆所不愿意看到的,这样的话,中餐馆会承受很大的压力,要知道,我们是喜欢做生意喜欢和平的餐馆,而欧美是我们的大生意伙伴,特别是欧洲,我们正在有步骤的把他一步步拉到身边,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是欧洲因为俄罗斯的压力而不得不靠拢西餐馆的话,我们的损失是显而易见的,这个直接影响了我们的大蓝星战略布局。所以,我们不会赞成普大帝的西进战略,而少了中餐馆帮忙的普大帝,能不能架得住欧美的经济制裁,不用我说,大家也都知道。
我们可以观察一下现在乌克兰造反派政府的动作,他们破天荒的对顿涅斯克采取了强硬措施,难道刷卡时为零的教训还不够惨痛吗?难道他们真的认为普大帝的坦克不敢开进东乌克兰吗?都不是,他们知道强硬的后果,但新拜的干巴巴让他们这样做,他们现在所做的强硬姿态和行动,正是要促使普大帝饮马第聂伯河,这样的话,俄罗斯和欧洲的关系将不得不面临摊牌,而最为关键的兔子中餐馆也将不得不做出明确表态。 欧洲回到西餐馆的怀抱,而中餐馆终止了挺进蓝星之巅的步伐。这个结果是谁想要的呢?
而俄罗斯,或许并不能多得到一点儿什么?克里米亚可以成为特区,可以单独输血,这个普大帝玩得起,但整个东乌克兰呢?我想这么大的地盘,就是财大气粗的中餐馆也不敢拍着胸脯保证吧?
那么结果就是混乱,想要一个稳定的战略缓冲,结果却得到了一个紧挨着大门的地狱,这,真是普大帝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