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1日雷阵雨 星期日 林林总总-说不出的,我爱你-A作者/藏起来的那个我那年,2009,我23岁。那年,2009,他23岁。那年,我刚刚毕业,他工作两年。金融海啸的危机,找不到可心的工作,心灰意冷。毛毛愣愣的,就到了他的单位,面试,考试,入职,培训。半个月后,被人带到了他的面前,告诉他,这个是他的徒弟;告诉我,这个是你的师傅...也许是过了这么久,记忆中,没有寒暄,互换了号码之后就开始工作。我还有一个师傅,人很好,脾气却很火爆。开始我跟着她,到了下午,我便低声下气的问他,是否可以跟着他试试。他同意了。一米多宽的格子工作台,一台电脑,两个人,现在想想我记不起那时究竟说了什么,好像什么都没有说,我听着他与客户的对话,努力地去学习,默默地念,迅速的做笔记。我是个偏于沉默的人,多年以来都是。小时候,每年的毕业鉴定上,老师都写上希望我多和同学沟通。我也是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不喜欢花费精力去和一些莫名的人没话找话,跟自己对话更容易一些。可是,当时,我都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他,我却不再是我自己。我们初相识,甚至换下工作装,出门都不太能认出对方。但每天,我一定要像他的尾巴一样跟在后面,只要上班,便想寸步不离。我害怕自己单独面对这样一个工作,很多时候,会不知所措。而他,却让我工作起来感觉很安全。每天上班之前,到接班地方,看到他在,便一颗心落了地。安安心心,跟别人兜兜转转,嘻嘻哈哈。如果看不到他,便忐忑的不知所措的寻找。接班结束,便自动寻找他,跟在他后面去工作。工作不会的时候,便大喊“师傅”,他便缓缓而来。他的“缓缓”,曾让我纠结好久。不想工作的时候,我偶尔会“挂”在我们之间的隔断上,不说话,他以为有事,便停下工作,停下后,我便说没事。她想,他是讨厌这样的她吧。不想工作的时候,我偶尔也会静静坐在自己位置上,偷偷听他工作,听起来,很心安的声音。甚至下了班,我还是跟在他的后面,一起加班。也不问他是否愿意。这样,日复一日,我还养成了很多他并不知道的习惯。我觉得,对他的感情似乎有些不一样,不知道是习惯,是离不开,是对工作的害怕,还是对他的喜欢。在我的眼里。他内敛且温和,低调且稳重。他有些邋邋遢遢,但是,我喜欢。他走路有些左右摇摆,但是,我喜欢。他是小眼睛单眼皮,但是,我喜欢。我纠结的只是,他不理我。面对他的时候,我便不是一个正常的我。我不再独立。我不再热衷于安静。我会想说很多话。我会想听他说很多话。我明知道他不愿理她,还是跟着做个小尾巴。如果是别人,我早转身而去,一个字都懒得说。我会想知道他的很多,变得很三八。我是他徒弟,这个借口,完美无暇。可以跟着他,可以三八他的事情。所以,我也知道,他在追一个女生。看起来很低调,内心却好似自信满满。我不喜欢他在那个女生面前的样子,好似另一个人,不似对我那么爱理不理,却是满脸堆笑。完全一个好色之徒的表情。好吧,这个形容添加了个人喜恶。我羡慕且嫉妒。我没有了平时的淡定,完全一个小女子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