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日记本:《身未动,心已远》评论:3 2015年1月20日严寒 星期二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作者/..背影..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个坚强的女子,却一直做着坚强女子干的事情。14年我很少和朋友们诉苦,大多也是一带而过。好的坏的都自己一并消化了,搞不清是不是人年岁大了就变得沉默了。朋友说:别想太多,有些事情每个人都要经历,只是你经历的太早,又没人帮你分担,自己看开些,尽量转移下。他说他不会安慰人。确实,我憋闷的向他寻求安慰时期待着一些别的,心底没有涟漪或放松,反而揪得更紧。也许我内心的苦闷还源于其他一些。姚贝娜的离世让我真正担忧。她和我同岁,我为如此年轻的生命突然没了感到惋惜,不只是惋惜她的音乐,而是健康。我一直以来都觉得人最重要的就是健康与快乐。曾经父亲生病,后来我遇到顽疾,使我更珍惜生命的健康。往往事与愿违,有着美好的期望还是遭遇再次变故。父亲的再次住院让我身心疲惫至极。那个过程我没有去记录,我怕触及我的泪腺和内心的疼痛,不忍再去回想一遍,我的承受能力愈来愈差,所以过去的那每一刻都不是我愿意多想的。我坚强地陪伴他。乃至一生。这是我的使命。我推脱不了,因为他给我生命。只是,我彷徨,我茫然,我不知所措。我和朋友说,他的这次劫难比一场不治之症还要繁复和累心。而且还要持续,至于持续多久,谁也不知,这就是我的困惑。我离开家的那瞬间,我就无法想象母亲是否能坚持下去,每时每刻的护理她能忍受吗?她内心也是有怨言的,怨言也是源于对此太多疑虑,以及看着父亲身体消瘦无比时的心疼。我不会安慰人,安慰家人和安慰朋友不同,带着很多个人感情色彩。父亲的性子急,急过当年那次大手术。这一点也不利于他身体的恢复,我再耐心他也不愿听。这对我来说很难,真的很难。工作的忙碌,学习的紧张,加之父亲的身体,我近乎一度崩溃,也只能每次安慰自己:会好的。也许是那段时间累狠了,腰部总是不舒服,生理期也推迟,母亲也催促我去看看腰怎么回事。实在是没有时间,心里只是挂念着他们。挂念着他每出现的情况是怎么回事,该怎么办,可以咨询谁。连老板都说:以后只能你多辛苦了。因为我有个形同虚设的哥哥,一般这样的情况下我总是可以忽略掉他的存在的。不是我心狠,实在是太多的委屈和无奈。此刻的我,只想有双翅膀可以放飞,哪怕只是晒晒太阳,安心睡个懒觉,对我来说都是莫大的奢侈。我,注定是个心灵会被禁锢的人。被自己,被亲人,被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