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蓝字关注我们,关注洪城
洪城文艺
一个成就文学与艺术梦想的平台~269期
漫忆(二)
作者 |微 风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已过知天命的年龄,空闲下来的时候,偶尔会想到以前,也会想到父辈那一代的生活。据说,我们家祖上落户在宿迁市的骆马湖一片小山边的湖边洼地,那时骆马湖是汛期储水,汛后种麦。我们家祖上世代从医,因为古人有云: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我想祖上可能就是遵循这样想法去学医的。因为良医靠医技生存,不论朝代如何改变,从医都会有稳定的生活,历代经历证明了这是明智的做法。
我父亲兄弟六个,有五个是学医的,其中最小的叔叔学的是兽医,最后也没有做成兽医,而是做了与兽医有关的事——国家进出口商品动物的检验检疫。我父辈那个时代的人们,思想很单纯,田地是大集体的,他们只要听从集体的统一指挥,服从调度,年底会统一分配,按劳取酬,物质没有现在丰盛,所有的家庭需要都是按计划供应的,都要凭票去购买,粮要粮票,布要布票,糖要糖票……这是现在生活的孩子无法想象的。那个时候孩子们心底的希望就是盼望过年,过年会有平时看不到和吃不到的东西,简单而幸福。
那个时代的医生,都是非常受人尊敬的,十里八村人提到,口吻都是很虔诚的,没有现在的医闹。记忆中,因为老爸是医生,小小的我也就有了一张特别通行证,可以随便进入不允许别人进的集体所有制的商店,任意的吃糖,可以和大队书记大声说,让他把他的“金牙”拿下来给我玩;还可以在夏天趁老师和同学睡午觉的空隙逃学去大自然里捞鱼摸虾;还可以在假期里摘摘这家的桃那家的杏,虽然贪玩贪吃,却没有人对我严厉呵斥,都是很疼爱,而严厉对待我的只有老爸。现在想来,一向顽皮的我被那么多人温柔以待,这都是医生老爸的功劳,他被人尊敬,以至于我也受益颇多。
我的老爸是个很正直的人,当了一辈子的医生,治愈了很多病人,对待病人,不论贫富,和蔼可亲,一视同仁,遇富不劫,遇贫救济,直到现在,很多人提起他不论是医术,还是家风,仍然是津津乐道,视为楷模。我们兄妹四人,在那个年代,全部考取了学校,对一个家庭来说,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与老爸老妈的见识和教育是分不开的。那个时候,我们放学回家了,房门一关,是不许我们出去撒野的,都要老老实实的坐下来看书写字。直到现在,我仍然记得他经常重复的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还要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还记得夏天天热,别人家的孩子都会去下河洗澡,我们家是不许的,尤其女孩子,只能在家里,以至于到现在我都是旱鸭子,很羡慕那些会游泳的人。老爸对犯错误的孩子采取的是株连惩罚,比如我有错误,连带被罚是所有的孩子,理由是老大一没监督好,二是以示警戒。老爸的惩罚是在哪里犯错就在哪儿惩罚,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是由于老爸看见了我爬了正在行驶经过家门口的拖拉机,当时就被他喝令跪在那里,哥哥姐姐也被从家里叫出来一起跪在那,何时认识到错误,何时站起来,谁说情都没用。棍棒底下出孝子,该打还是要打,其实我还是认同也推崇这个观点的。我们现在都很孝顺,除了我们的学识,估计还有老爸的严格家教!
少时的记忆就像戴在手腕上的水晶手链,时不时晃动在阳光下,耀眼夺目,心驰神往!
作者简介
微风:女。网名微风,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人,是个有爱心,有亲和力而又随性的女子。
往期
回顾
◆卓维平/请尊重女性(杂文)
◆西江月/布谷声声(诗歌)
◆张云婷|奶奶(散文)
查击以上链接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洪城文艺
名顾问:孙昊 刘萍 乔加林
主编:吴庆书
编委:桂纯友 谢升高 孙修军 许彩军 满少萍 張修美 潘茂贵 张云婷
编辑:今夜无眠
校对:谢展
邮箱:3391861563@qq.com.或发主编微信qs15312746255.
稿酬:稿费来自读者赞赏,六成付作者稿酬,四成留平台维护。
关注我们
感谢你的支持与信赖,在海量平台中选择关注我们!洪城文艺力推原创,打造精品,致力于做温暖公众号,来稿文体、体裁、题材不限,诗歌、散文、微篇短小说均可,另收中长篇小说与故事连载。
今夜无眠
长按加主编微信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